别人搬家都叫乔迁,到大哥这儿只能叫搬迁

Time:2014/3/10 17:26:20

大哥出生于1938年6月3日(农历五月初六),长我10岁。从小生病,造成左眼失明,1967年5月1日结婚,大嫂是辽阳张台子的。结婚后他们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,是爸爸单位的铁路公房,只有老式的两居室,很不方便,后来爸爸就在院子里用旧砖瓦搭建了个小屋,他们搬到了这里。

    在这间屋子里住的时间不长,正逢文革“深入发展”,不仅青年学生要上山下乡,没有工作的城市居民也被席卷,由于大嫂是农村户口,没有工作,被动员下乡,当时的口号是:“我们也有两只手,不在城里吃闲饭”。说是动员,但谁敢不下?因为很轻易的就会给你扣上“对抗毛主席革命路线”的帽子,那可不是好玩的。

    大哥是1945年日本投降之后随父母从老家迁居苏家屯的,已经在城里住了二十多年,没想到结婚一年多,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,1969年大哥大嫂被迫回到了离苏家屯二十多里的西苏堡农村,爸爸也在1970年年底去世。跟下乡青年的待遇不同,当时给他们补贴9个月工资充当安家费,也就三四百块钱,住哪里?怎么住?自己想办法。    

    开始在姥爷的弟弟,我们的二姥爷家住了两个多月;后来自己租住老金家的北炕住了一段时间;又租郑孝元西屋住了一段时间;最后买了陈占一的一间半草房住了几年时间,房子漏雨,还重新苫过一次,苫房子时,用人工比较多,正赶上我休假,也前去帮忙,记得大嫂招待帮忙的人在家吃饭,炒花生时不放油,快炒熟时才滴了几滴油,我奇怪的问:怎么不先放油?大嫂告诉我:“为了省油,一点油不放还不好看。”可见日子的艰难。他们的女儿郑新颖就出生在这里,也许体会到父母的艰难,新颖小时候非常省事,不哭不闹,长大了也很懂事,孝敬父母。

    1975年落实政策,又回到了城里,还是住在老房子的下屋。大哥安排在大集体的农机拖车厂工作,后来单位给调了间房子住,是原正大理发店后身的窄小平房。半年后,这里动迁,由于大哥的户口还在原地,这间平房的原房主享受动迁待遇,大哥享受不到,只好又搬回母亲身边。

    大哥单位后来又给调了间平房,是在西副食商店的后身,窄小破旧,在这里住了两年多。1988年这里又动迁,这次享受到了动迁待遇,1989年2月交了合资建房款,1990年2月1日入住海棠街47—1号,39.85平方米,只有一居室。

     这时大哥的儿子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入住不久,大哥又搬回了母亲家的下屋,海棠街的房子给了儿子做婚房。

     1992年大哥55周岁退休,1993年母亲去世,我和二哥都在外地工作,大哥就顺理成章的享受母亲的住房了,恰好这片铁路公房在母亲去世后动迁改造,大哥当时退休金每月只有二三百元,为了生活就到郊区金宝台在妹夫的小厂打工,同时在那里租农房住了三年多。

   1996年含笑小区建成,大哥家分到了45.4平米的三楼回迁房,算是母子间,小间只能放一张单人床,在这里住了较长一段比较平静的日子。

   到了新的世纪,大哥儿子的婚姻出现危机,这时大哥的孙女已经上小学,为了维系这段婚姻,大哥大嫂没有别的能力,只好作出牺牲,主动让出了稍微宽敞、体面些的含笑小区楼房给儿子,他们搬回了海棠街的七楼。

   由于当时建筑施工条件的限制,海棠街七楼的房子条件很不好,他们住的是顶楼,楼顶的保温层薄,且年久失修,夏天热,冬天冷,雨天漏。尤其是冬天比较难熬,室内温度平时只能达到13℃,白天有太阳的时候最多能达到15-16℃,找供暖公司人不说不管,给加了几片暖气但温度仍然如此,没有从根本上解决。

   由于经历过下乡的苦难,尽管生活艰难但大哥大嫂心态很好,对目前的困苦不怨天尤人。大哥自己视力不好,大嫂有糖尿病,还需要大哥来照顾,但他们充分利用城市的文化氛围自己找乐,大嫂参加小区的歌咏队、秧歌队活动,大哥每天陪同,上下七楼互相扶持,有时到路途较远的农村演出,大哥还能骑自行车带大嫂去赶场。

   恰好这几天看Cctv10人与社会栏目的《午夜探戈》,DV拍客拍摄浙江武义冬天卖早点的中年夫妻,为了取暖在没有客人的时候跳探戈自得其乐,与大哥的生活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作者:蚂蚁金牌文案谢静 人气:


现在致电 13160892382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Go To Top 回顶部